在印度,聽見一片寂靜

$300

印度,是極端的!

有人去了一次,就永遠不想再去,
也有一種人,去了一次,

泰戈爾說:「旅客要在每一個生人門口敲叩,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門,人要在外面到處漂流,最後才能走到最深的內殿。」

「優人神鼓」音樂總監——黃誌群
二十年來,多次進出印度,自我探索。他說:
表演和靜坐時的境界一致,都是「活在當下」;
表演不是向外投射的力量,而是內在自我的探尋。

 

作者自序 | 行門淵博,總不離就地品嘗 

如果旅行是人一輩子的養分,那麼,印度行旅於我,就是生命的精神糧食了。

年輕時,不論工作、巡演,還是自助旅行,我去過很多地方。瓜地馬拉的提卡爾(Tikal)、布拉格、首都中的首都─巴黎、非洲馬拉威的蒼茫荒原、約旦的沙漠等等奇風異景之地。惟有印度,卻直指生命。

至今猶然不明,為什麼世界上有這麼一個地方,對於生命之超越仍然如此熱中?即使現代印度趕不上現在的潮流,她的精神卻是當代的前衛糧食,她似乎一直如此。從古,其思潮即流布中國、東南亞、歐洲,遠至印尼的婆羅浮屠、峇里島,近則影響美國的嬉皮、披頭四……。

印度總讓人對生命產生反思和衝擊,髒亂、失序、擾攘、貧窮,卻產生出精緻的藝術、高度的精神思維,強烈的反差,強烈的思索!也正因如此,佛陀才會在印度出世,泰戈爾才會寫出超越世情、充滿愛的篇章吧。也許,很多的不凡,是在矛盾、衝突交織中,才能烹煮出來。

 

作   者 | 黃誌群
出 版 日 | 2014/1/23
出 版 社 | 天下文化
裝   訂 | 平裝
I S B N  | 9789863203803
開   本 | 14.8*21
頁   數 | 3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