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人神鼓全新創作《墨具五色》 最終臺北巡迴場國家戲劇院展繽紛

繽紛萬千的潑彩畫作透過多媒體投影在舞台上變幻挪移,巨型銅鑼緩緩從天而降,搭配優人神鼓氣勢磅礡的鼓曲與柔勁的肢體展現,猶如一幅飽滿的動態畫作,在力與美的聲光移轉間,打造出空靈絕妙意境;經歷了臺中國家歌劇院世界首演、高雄春天藝術節邀演後,優人神鼓將全新創作《墨具五色》帶回臺北國家戲劇院,3日舉行彩排記者會,《墨具五色》結合潑彩畫家柯淑玲的畫作,呈現出優人歷年來最科技、最色彩繽紛之作。

 

運用多媒體 呈現優人歷年最色彩繽紛之作

優人神鼓藝術總監劉若瑀表示,《墨具五色》凝聚優人多年來藝術精華,同時試圖挑戰創新,用最新穎的科技投影,帶領觀眾進入一種與古老共生的全新意境;劉若瑀表示,「柯淑玲的潑彩畫作凝聚內在的濃郁情感,與優人禪修的音樂特質結合時,精巧地將潑彩藝術的大膽開闊氛圍交織,彷彿創造了一場五度空間之旅,涵蓋古老與未來,也讓優人的鼓聲節奏、舞者肢體與畫作巧妙結合,而創造優人有史以來最色彩繽紛的作品。」

《墨具五色》是劉若瑀與黃誌群睽違多年後,再度攜手創作經典。創作起源來自音樂總監黃誌群受到書法家董陽孜墨寶「老莊說」觸動,他在董陽孜行氣手筆中,深刻感受到節奏旋律,從書法中領悟出「一墨而五色具,五色又源於墨」的相生關係,進而創作全新鼓曲,同時結合巨型銅鑼、瑟、笛、簫與人聲等不同器樂,編作優人音樂新曲風。

劉若瑀也說,優的作品一直在討論如何讓人看見生命中的意境,而這意境跟自我的內在息息相關,《墨具五色》讓優人的藝術風格結合潑彩畫作與多媒體投影,透過劇場形式呈現,竟讓優人神鼓進入一種更像優人的風格,《墨具五色》會讓觀眾更清楚地明白了解,關於優人內心中宏觀深度的意境,這是她在創作《墨具五色》前,所始料未及的意外收穫。

音樂呈現空靈靜謐與澎湃恢弘 營造視覺聽覺新饗宴

黃誌群說,從老莊出發,配合柯淑玲畫作帶來的靈感,音樂呈現會從空靈到澎湃、再從濃郁轉回靜謐,正如同《墨具五色》所要呈現的意境「墨本來是空無的,是一個本源,而墨具備了五色,一分而分五色,五色又回到了墨,要說的其實正是『多就是一,一就是多』這樣相輔相成、相生相成關係。」而浮空投影的運用,更讓優人的藝術表適時呈現出水墨「可行丶可觀、可居丶可遊」的想像空間,猶如一幅流動的畫作在舞台上流動變換。

合作藝術家柯淑玲也說,「墨」可以獨樹一格,「彩」可以獨自精彩,但二者交融產生第三個色彩,就是她一直追求的生命藝術;而這次與優人神鼓合作,更是一種不同領域碰撞、結合的新藝術形式展現,透過彼此衝擊再交融,在舞台上呈現出動態的美學意境。

劉若瑀向恩師果陀夫斯基  交出35年才完成的作業

劉若瑀更在這次創作過程中,意外撿拾起35年前在美國加州與劇場大師果陀夫斯基的記憶。當年,她被果陀夫斯基問到《道德經》的某個篇章答不上來,當下覺得身為華人被老子難倒有點羞愧,就去買了幾本老莊學說研讀,後來還以莊子的〈莊周夢蝶〉編作呈現作品;但果陀夫斯基看完劉若瑀的〈莊周夢蝶〉後問她一句:「是誰在做夢?」之後又問:「你是在做你的夢呢?還是在做莊子的夢?」劉若瑀被問得啞口無言,只覺得這是個大哉問!而她身為創作者,竟沒有思考這個問題,其實根本不知道莊子要表達什麼!看出劉若瑀的疑惑,果陀夫斯基對她說:「先觀察你自己,觀察自己日常生活中的言行舉止,包括吃飯、走路,甚至與人談話時,也要觀察自已的思想。」

當時,劉若瑀許願總有一天要把這些事情弄明白,向老師交出〈莊周夢蝶〉的功課;返回台灣後,她從優劇場到優人神鼓「先打坐再打鼓」之後,不斷地提醒要觀察自己、也在時光的流變間看見自己,一晃眼就是三十五年。

而劉若瑀與黃誌群在排練《墨具五色》的〈莊周夢蝶〉時,老泉山彩蝶翩翩,她在黃誌群的身體挪移與緩步行進中,突然看見當年疑惑的自己,在這段路上踽踽行來所留下的足跡;而再看看當年懵懂不解的老莊古籍,每個字義段落竟都變得清晰明白,而開懷了悟這古老的思想所要傳遞的種種內在意涵;劉若瑀要向曾給予她生命養分的果陀夫斯基說:「老師,三十五年了!這是我的作業,〈莊周夢蝶〉我完成了。」

《墨具五色》巡迴最終場 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5場

《墨具五色》邀集當代劇場界大師包括潑彩畫家柯淑玲、舞臺燈光設計林克華、服裝設計傅子菁、影像設計王奕盛等藝術家共同創作,營造出一場舞台、表演者和空間之間的絕妙意境,5月4日到 7日,在臺北國家戲劇院演出5場次,售票請洽兩廳院售票系統。

新聞聯絡人:

優人神鼓企劃宣傳部 葉俊甫

(02) 2938-8188 / 0933-084-527

vicyeh@utheatre.org.tw / vicyeh@gmail.com